保护大王

最爱瑟王,萌中土一众人物,在et的墙头站无差,可逆,可逆,可逆!看的比较杂,cp站不同只要互相尊重依然可以一起摇摆哈哈哈哈!💃🏻👠

爱王妹爱生活😂

一直在追看《凡尔赛》,两个男主好看的不要不要的😍😍😍第一季鲜嫩的国王和王妹一出场就击中了老夫的少女心。😂追到现在马上要完结了,发现王妹更让我中意,特别是第八集的王妹,面对“铁面人”老爹的那个温柔劲儿啊,啧啧啧,值得你暂停舔屏。国王第三季走的是威严路线,一言不合就抓人,那个慢特农夫人看的让人讨厌,巴不得王妃怼死她。王妃我喜欢,这个爽快劲儿值得王妹拥有。不知道咋的了,怎么洛林骑士和王妹就分开了,真莫名其妙☹️
总之还有两集,且看且珍惜!另外,凡尔赛的文好少,太太们来啊,冲着这颜值也多割一点腿肉给坑底蹲着的道友们吧😝😂😂😂
另外,感谢字幕组的盆友们,谢谢你们❤️❤️❤️

【ET】双王教子

埃尔隆德:瑟兰,你买这么多甘蔗做什么?

瑟兰迪尔:期末成绩马上就要发了,考的好甘蔗 内服,考的不好甘蔗就外用!

埃尔隆德:瑟兰,我想先尝尝看甜不甜。

瑟兰迪尔:自己拿。

埃尔隆德拿了一根最粗的,心里默默为小叶子点蜡,爸爸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

最近朋友圈刷爆了这个梗,我想大王会不会买甘蔗来伺候小叶子呢😂

【ET】胡诌小剧场(四)

《听墙角》

月黑风高夜,两精缠绵时。

(屋外墙根儿阴影处)
叶子: 我爸刚刚喊疼了。(一个狐疑的眼神)
阿拉贡:放心我应该比我爸温柔。(一个纯洁的微笑)

(屋内)
大王:唉~,我说你轻点儿,你拆小辫儿的手艺比你编小辫儿的手艺差多了, 以后别忽悠我编。
领主:瑟兰。。。。。。。
大王:你别给我说鳏夫才披头散发,本王不信。

——————————————————

        大王在火光中理头发的花絮真的是太美太美太美了,随时看随时都觉得那是大王最最温柔的时候。😍😍😍

【ET 】胡诌小剧场(三)


《升华友谊》

一日,瑟兰迪尔做梦,梦见父亲反对他和埃尔隆德在一起。

“他反对的理由是什么?”

“他说我们是好朋友,怎么能让伟大的友谊蒙尘?”

埃尔隆德看了看身边一身睡袍有些慵懒的爱人,忍不住侧头吻了过去。唇齿之间领主轻描淡写的呢喃道:“告诉你父亲,我们这不是升华友谊,好上加好了么?”

------------------------------------------------

遥远的阿门洲(老年组)

至高王:看,孩子们多懂事!要不,我们也升华升华伟大的友谊,好上加好?

欧耶耶不发一言转身进了房间。

至高王:唉……

欧耶耶:磨蹭什么呢?进来!

😂😂😂

[ET]胡诌小剧场(二)

《对诗》
大王:春风十里
领主:美不如你
(大王:小样儿,说的好。)

大王:林谷芳菲
领主:香不及你
(领主:就是喜欢夸你。)

大王:白城繁华商贾巨 (给你来个难点儿的)
领主:密林之王总得利 (投其所好我懂你)

大王:灰港的白帆啊,
          终将远去
          无踪迹,
(给你来个西渡杀,看你怎么接) 


领主:我们划船不用桨啊,
           携手浪到
          阿门洲去!
(打包也要把你带走,我棋高一着)

        埃尔隆德卒😂

-------------------------------------------------------------------------
各位客官,请大家监督,看我能不能保证每天来一发2333

[ET]胡诌小剧场(一)

《大预言家》
“你命中注定要被火焰所伤!”
“埃尔隆德,你。。。。。。”
“如果你和你的族人尽早离开的话或许能躲过这一劫。”
瑟兰迪尔忍无可忍:“埃尔隆德,打个猎你又在一边絮絮叨叨的废什么话。快点,把兔子拿过来烤上。”

--------------------------------------------------------------------------------

各位客官,好久没来想死你们了😂😂😂

我先从段子造句开始恢复生产吧🖌📚

我在想,要不要给大菌写文呢😝想想看有没有什么好的梗。 咦!我怎么又进了一个冷坑😂

一直很喜欢很喜欢乔先生❤️《思美人》剧情不说了,但乔先生真的好好看「对,我就是颜控!😎」然后霍先生一直也是我喜欢的演员,最近还发现了一个杨洋童鞋😍😍😍期待7月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看看突破次元壁的夜华君。哇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后一刀,真的受不了😭

婉雅:

【中土】十虐(AL/莱瑟莱/索博/陶瑞尔X奇力/桃子X叶子/AA/ET/佛罗多X山姆)
  
一虐助君载史册,望君娶佳人
二虐送君行北地,独守旧星辰
三虐一路相随,崖边泪双垂
四虐未及相伴,生死情无悔
五虐青梅别恋不回,竹马独走
六虐长生无以终了,早逝难留
七虐各登王座无力阻兴衰
八虐各观沧海再难入君怀
九虐英魂难觅归处
十虐世间再无中土

【ET\TE】好汉两个半

写在前面的话:
这是大王领主的现代衍生文(就是胡绉的你们看看乐呵乐呵就行),标题是我很喜欢的一部搞笑美剧,故事后面或许会出现一些借梗的可能,注意是可能(编剧大大您老远在美国就不用花车马费来谢谢我了)更的速度不稳定,大家催更或许我才会记起这个一时冲动的坑,所以你们懂得。。。。(每天一个纯洁的微笑)

好汉两个半(一) 

       又是一个艳阳天,天鹅港海滩的早晨美丽而富有生气,大家都开始准备一天的工作或者学习。当然,我的主人除外,他已经很久都没分清过工作日和周末的区别了,早上能起床的可能性不大,除非他这个时候才狂欢回来。既然他还没有起来,我就和大家八卦一下,咳咳咳咳,我的主人叫瑟兰迪尔.默克伍德(我有时候也叫他国王)男,36岁,未婚,密林市首屈一指的设计师,别人给的评价是“在业界作品和人品极具反差,作品万人追捧,人品嘛据说堪忧”。切,他们知道什么,国王只是不羁而已,这群凡人只知道瞎比比,哼。。。。算了,不说这些了,继续八卦我的主人,国王相貌堪比明星加之风趣幽默才华横溢俘获了不少的女人心,是密林市有名的花花公子,夜场国王。。。。。。是不是尖叫声已经响起来了。(所以说那些说我主人不好的人只是妒忌,哼)


        咦!等等,谁在敲门?主人的朋友才没有这么早来的可能,用主人的口头禅说“来这么早的通常是你的债主或者是推销员。”

     砸砸砸,还真是执着,两分钟了,你手不累吗?“蹬蹬蹬蹬”国王下楼了,各位,等我把头转过去看看。哇哦,虽然看了好几年应该已经习惯了,但那夺人心魄、棱角分明的脸和修长匀称的身材还是会晃花我的镜头,只是那头乱糟糟的金发以及身上的t恤平角裤还有光脚不禁让我唏嘘了一下,好吧,我不得不承认就算这样您也是帅的无比非常。

        “请问是瑟兰迪尔.默克伍德先生吗?您好,我叫埃尔隆德.瑞文戴尔,我能和您谈谈吗?” 这位不速之客,一副西装笔挺一丝不苟的模样,嗯,长的很不错,剑眉星目和主人有的一比,不过就算长得好看主人也不会买你的保险。

        “谢谢,我不需要买什么保险或者其他任何东西。”果然,我就知道我最了解主人。他太阳穴跳动的微弱动作都不能逃过我的广角微距镜头,显然被从床上强行叫起来很是让他恼火。 

        主人准备关门,然而那个西装革履的英俊男子却伸手抵住,“我要和您谈的事情很重要,是关于您的孩子,请给我一点时间,先生。” 

        孩子,什么孩子?他说谁的孩子?主人的?天呢,他把谁的肚子搞大了吗?不可能啊!难道是那个西装先生脑子坏掉了?他看起来挺正常的不太像有病的!怎么回事?主人那双刚刚还不太能睁开的眼睛立刻就能聚焦了,我想他的内心戏也和我一样瞬间演了好几集。就在他发愣的当口,那个叫埃尔隆德 的男人很不客气的自说自话的进了门。

        “听我说,默克伍德先生,您有一个10岁的儿子,他的母亲也就是我的好朋友不幸刚刚去世,遗嘱里有一份孩子的亲子鉴定以及您的照片、住址,我知道您很难接受,但您是这孩子的唯一合法监护人,所以我今天来的目的是想和您约个时间见见孩子然后由您以后亲自抚养他。这是孩子的照片,他目前和暂时和我住在一起。”

      西装先生递给心里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的主人一张照片。 “扯他么的蛋!你哪儿来的骗子,一副形象气质俱佳的样子干点儿什么不好要当骗子,滚,滚,滚!”已经爆发的主人毫不客气的一把打掉那张递过来的照片,顺势推着人就往外轰。 

         看得出来一向被人以礼相待的西装先生没想到自己受到了这样的粗鲁的对待,他想伸手去捡掉落在地上的孩子照片却被主人一把给推了出去。一向好脾气的西装先生也火了,反手就是一拳,我家主人哪里吃过这种亏,便立刻开始还击,看的出来俩人都不是职业选手,几个回合,战场就从墙角转移到了地上。

        那画面太美我就不多描述了,我只能用镜头记录今天这奇葩的开始。

       “抱歉!”女人高分贝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扭打和专心多角度记录的我,我们齐刷刷的看着叫停的漂亮女士。这位在床上被主人晾了半天的女人听到楼下不正常的响动后相必是不愿意等这份“早点”了,她提着一双黑色高跟鞋在还被西装先生压在身下的主人脸上亲了一口说:“亲爱的,你忙完了再给我打电话。”说完便套上高跟鞋“噔噔蹬蹬”的走了。

      真是刺激,这么高能的画面搞得我镜头一黑,很不伟岸的闪了下屏,对了,在黑过去之前我必须介绍自己:一个德才兼备、阅人无数后始终觉得主人最帅的黑科技爆棚的智能摄像头,观众朋友们等会儿见。